中铁国恒

微信扫一扫

大宗商品供应链
“煤飞色舞”背后煤炭企业的重组整合路:统一管理与煤电联营
    2020-11-17 15:32:00

  11月16日,中国神华公告,10月份,公司商品煤产量为2490万吨,同比增长一成半;煤炭销售量同比增长10.4%。


  资本市场先知先觉,已然开启一场“煤飞色舞”的行情。2012年以前,中国的煤炭企业经历了“黄金十年”,享受无数荣光。但随着供需两端的调整,供给侧改革的大幕徐徐拉开,这个昔日辉煌的行业经历了无数劫难之后,正试图突破历史遗留的束缚在新时代焕发出新的生机。


  “煤飞色舞“的背后是今年诸多酝酿多年的煤炭重组项目得以落地。10月底,筹划多年的沈煤集团重组尘埃落定,旗下上市公司红阳能源控股权易主,辽宁省能源产业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辽能产控集团”)以协议转让方式取得控股权,上市公司也由此易名辽宁能源。


  “煤炭行业分分合合的历史趋势也间接反映了当前中国能源结构的调整。”11月11日,河南神火集团公司煤炭行业专家李朝林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前煤炭行业整合提速的趋势既是顺应国家层面成本核算、掌控宏观经济发展的需求,也是新能源、可再生能源不断替代传统能源的过程。


  在李朝林看来,这种整合已从央企到省属企业全面展开,未来还会继续,并在此过程中涌现出一批体量巨大且具有创新性经营模式的煤炭企业。


  整合风起云涌


  今年7月,在山东省属企业改革工作推进暨干部大会上,山东能源集团与兖矿集团联合重组方案被正式审议通过。至此,两家煤企合并的消息终于尘埃落定。按照重组双方2019年财务数据测算,重组后的山东能源集团资产总额将达到6379亿元,营业收入达到6371亿元。这也意味着历史上的山东七大矿务局至此重归一体。


  到了10月,为发挥山西省能源企业产业集群优势,提高集中度,推动能源革命综合改革试点取得重大突破,山西省拟对标国家能源集团,联合重组同煤集团、晋煤集团、晋能集团省属三户煤炭企业,同步整合潞安集团、华阳新材料科技集团相关资产和改革后的中国(太原)煤炭交易中心,组建晋能控股集团。


  10月30日,晋能控股集团正式挂牌。这也意味着山西推进国资国企改革重组实现重大突破。经过重组,粗略估算其未来营收将在6000亿元左右的规模,这也使得晋能控股集团成为仅次于国家能源集团的中国第二、全球第三的煤炭企业。


  “晋能控股集团的组建工作所对标的是国家能源集团。国家能源集团是在2017年由中国国电集团和神华集团两家原世界500强企业合并重组而成。”李朝林介绍称,目前其资产规模超过1.8万亿元,2019年营收为5561亿元,煤炭产量5.1亿吨。


  这种整合的趋势在2020年变得格外的显著。除了山东、山西等煤炭大省的整合提速外,西北煤炭资源集中的宁夏、新疆、内蒙古三个自治区也在积极筹划。根据此前能研智库不完全统计,央企层面,中煤集团、国家能源集团(中国神华)、国新集团和诚通集团也在搭建央企煤炭资产整合平台,计划对华润集团、保利集团、国投公司、中铁资源公司等煤炭资产进行兼并重组。


  一直以来,煤炭行业集中度较低,至今仍有数千家30万吨以下的小企业。因此,煤炭企业重组成为当前化解煤炭行业散、乱、弱问题的重要举措。


  “中国能源资源的基本特征是富煤、缺油、少气。但随着能源产业的高速发展,煤炭的使用也在逐年下降。国家从宏观层面也在引导使用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李朝林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改革开放后的“黄金十年”促进了多元市场主体参与能源行业的市场竞争,激发了市场活力,能源结构也在不断调整,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的占比持续提升也使得煤炭行业的话语权逐渐从生产端向消费端迁移。


  这种情况下,煤炭行业的重组整合或许是完成了一次由市场主导的升级迭代,在市场力量的倒逼之下,煤炭行业过去“黄金十年”所积累的产业链条短、同质化竞争严重、创新发展能力弱、资产负债率高等历史问题有望迎来新的破题思路。


  联营新模式


  整合之后如何通过优化内部结构实现内生增长成为这些行业巨头们的首要难题。


  李朝林指出,科技进步、节能降耗,这是国家大趋势。作为煤炭企业,必须适应经济的发展,适应科技进步,想方设法对提高效率。“像河南神火集团是通过调整产业结构,固有的煤板块基本上能实现收支持平,近几年逐步转向做电解铝也使得我们上半年盈利了十几亿。”


  新组建的晋能控股集团的做法是聚焦煤炭、电力、装备制造等优势领域,融合体内优势资源重点发展煤炭产业、电力产业、高端化智能化装备制造业。晋能控股集团的成立意味着此轮关于山西七大煤企的战略重组框架已经逐渐成型。在此之前,山西省曾对旗下多个能源资产进行重整:2020年4月,官方证实焦煤集团吸收合并山煤集团;7月,潞安化工集团干部大会上明确依托集团主要资产组建省属煤化工资产整合平台;9月,确定组建华新燃气集团整合重组国新能源集团、山西燃气集团及山西国际能源集团等省属企业旗下燃气类资产。


  彼时,市场一致认为,重组成立晋能控股集团将有效破解山西煤企各自为战、大而不强、同质化竞争严重的困局,有效破解煤电价格矛盾、利益互为掣肘的“老大难”问题,有效破解装备制造产业布局分散,市场内部化、同质化严重、无序竞争的格局。


  在山东,山东能源集团组建也被视作是拉动山东新旧动能转换的领头羊。“新的能源集团以煤炭这种传统工业原料为基础,大力发展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新材料为目标,已经逐渐成为业内共识。”李朝林认为,煤炭、电力、可再生能源还存在进一步融合发展的空间。


  以中国国电集团和神华集团合并组建的国家能源集团为例,重组后中国神华的煤电路港航产业链一体化模式与国电集团在发电领域的市场优势充分融合,开创了煤电联营发展的全新模式。2020年8月10日, 国家能源集团以804.98亿美元营业收入挺进《财富》杂志公布的2020年度世界500强排行榜第108位,在国务院国资委出资监管的48家上榜央企中排名第15。


  不过,李朝林同时表达了自己的担忧:“煤电联营的模式确实可以降低企业的成本,但当前由于消耗较大许多电厂并不盈利。不同的能源板块之间的壁垒仍旧未完全打通。”


  “这就意味着,煤炭行业这些企业在结合各自的优势的同时,也得找其他的稳定经济增加一些门路。煤炭资源本身不可再生,那肯定就面临着资源枯竭问题,某种意义上说我们必须得尽快找出路。”李朝林补充称。


(秦皇岛煤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