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铁国恒

微信扫一扫

大宗商品供应链
修铁路、建港口 俄罗斯煤炭“司马昭之心”渐显
    2021-02-09 09:11:00

       近日,有关俄罗斯远东地区为增加对中国的煤炭出口而实施的各项举措屡见报道。


  先是国家发改委消息称,


  中俄首座跨界河铁路桥——同江铁路大桥基本建成。该铁路大桥是俄西伯利亚大铁路通向我国同江口岸支线的重要节点。


  西伯利亚大铁路另一条支线自俄赤塔与我国内蒙古口岸连通,为俄扎舒兰煤矿对华煤炭出口提供了有力运输保障。俄方推进的西伯利亚大铁路现代化改造完成后,有望进一步带动与我国连通的两条支线铁路运力扩能增效。


  之后是俄罗斯物流巨头DELO集团旗下俄铁路集装箱运输公司(TransContainer)表示,公司启动俄中煤炭集装箱运输工作,组织了从后贝加尔边疆区用20英尺集装箱对华出口石煤的定期运输。


  据介绍,开顶集装箱,可以通过开放的车顶装载散货装货物,并解决了在边境转载时的一些问题——因不同轨距而需更换机车车辆。据称,使用开顶集装箱来运输煤炭始于2020年9月份,从第二个月开始已经开展定期运输。


  火车行径线路:从后贝加尔的克拉斯诺卡缅斯克和普里阿尔贡斯克站出发,经后贝加尔斯克——满洲里边境口岸出口到中国。


  集装箱运输量:据称,平均一个20英尺集装箱可运输约34吨煤,因此,用一个可以容纳2个集装箱的车可运输68吨货物,与敞车体积相当。


  据俄铁公司介绍,1月26日,从普里阿尔贡斯克装运的3960吨煤列装车完毕并出发前往中国,经不到24小时运输后就顺利到达后贝加尔斯克——满洲里口岸,并将煤炭转交给中方。俄铁公司补充道,目前正在调研“普里阿尔贡斯克——后贝加尔斯克”定期集装箱煤炭专列问题,并计划将运力提高到每月最多13000吨。


  俄铁公司副总阿列克谢•希洛称,2020年12月,俄铁公司集装箱煤炭运输量超过3.5万吨,2021年1月已经有6.9万吨的申请,集装箱运煤需求在增加,预计将进一步走强。他认为,今年集装箱煤炭运输量很有可能达到每月10万吨。


  希洛指出,这种运输对俄罗斯铁路公司和发货人都有利。煤炭销售商有机会不通过中国的中介机构,而是直接将货物出售给消费者。当使用敞车运输时,煤炭在满洲边境首次更换所有者,在那里煤炭被装到中国车厢上,然后向中国内陆移动,通常在那里再次出售,然后用汽车运到最终消费者手中。


  “现在采用集装箱无需进行这些转运。将煤炭装载到集装箱中,该集装箱直接交付给中国国内的消费者。此外,甚至从生态角度来看,也有很好的效果。装载时不会超载,不损伤煤炭特性,没有灰尘,煤炭直接进入未来使用地。因此,据我们估计,这个情况将继续下去,说实话,实现这一目标的所有前提条件都已存在。”希洛表示。


  俄罗斯铁路公司表示,集装箱运输解决了从俄罗斯机车车辆转载到中国车辆时在边境站的冻煤问题。在冬季,由于该问题,车厢可能会停留数天。集装箱可以从一个车台移放到另一个车台,或者将其临时放置在专门场地上保管。该解决方案也符合积极从事运输集装箱化工作的中国同行的利益。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最新消息称,俄后贝加尔边疆区提议修建一个新的俄中铁路口岸,专用于煤炭运输,这一建议是后加贝尔边疆区政府提出的。关于这个新修的铁路口岸,具体位于旧粗鲁海图镇附近,目前当地有一个公路口岸,距离后贝加尔——满洲里口岸200公里左右。


  据说,修建旧粗鲁海图镇铁路口岸的倡议早在10年前就曾提过。时隔10年之久,这一提议再次被提上了议程,且最近已经在2021年1月底的俄罗斯联邦国务委员会能源工作组会议上讨论过关于修建新的铁路口岸的问题。


  事实上,自澳煤进口受限以来,有关俄罗斯进口煤的消息就接连不断。日经新闻1月6日报道称,俄罗斯计划通过扩大能源出口,以深化对华关系。俄罗斯将启动新的合资企业和管道项目,将煤炭、天然气和石化产品输送给全球最大的能源消费国中国。另外,俄罗斯还计划对中国的煤炭出口增加一倍,这足以取代澳大利亚的对华出口。


  日经新闻称,两国在煤炭方面合作的部分目的,是为了应对澳大利亚。作为全球最大能源消费国,中国长期以来与主要的能源出口国俄罗斯保持着互补关系。近几个月,面对美欧和澳大利亚的政治阻力,双方的关系变得更加牢固。中国希望快速实现能源供应多样化,俄罗斯是计划的关键部分。


  自克里米亚危机以来,俄罗斯也不得不面对美欧的严厉抵制和制裁。由于欧洲计划大幅增加可再生能源的使用,俄增加对华出口石油和天然气的压力越来越大。但对俄罗斯而言,这也有些风险。专家表示,由于俄大部分出口是原油、天然气和原木等大宗商品,这可能会令其在对华贸易上处于不利地位。


  数据显示,2020年,俄罗斯海运煤炭出口量为1.9亿吨,高于2019年的1.89亿吨和2018年的1.82亿吨。其中,远东港口煤炭出口量为1.07亿吨,同比增长10.5%,主要是由于去年10月份中国限制澳煤进口以及煤炭需求大增。


  其中,2020年12月,中国从俄罗斯进口煤炭700万吨,而上年同期仅47万吨。Kpler船舶跟踪数据显示,12月份,中国港口俄罗斯煤到港量为331万吨,1月份到港量338万吨,分别高于上年同期的104万吨和182万吨。


  再从炼焦煤进口的情况来看,虽然2020年进口澳大利亚炼焦煤为3536.34万吨,占炼焦煤总进口量的48.79%,较2019年增加7.34个百分点;但从2020年10月份以来,澳大利亚煤炭进口逐月减少直至为零,炼焦煤进口也一样。


  反观俄罗斯,虽然进入冬季后,受低温影响,俄罗斯煤炭出口中国受限,但数据显示,即便如此,2020年俄罗斯进口量同比大幅增长,炼焦煤进口尤甚。


  数据显示,2020年进口俄罗斯炼焦煤为672.38万吨,占炼焦煤总进口量的9.28%,较2019年增加1.99个百分点。进入2020年第四季度后,俄罗斯炼焦煤进口量从9月份的47万吨飙升至12月份的118万吨,增幅为151.06%。


  俄罗斯2020年远东港口煤炭出口1.072亿吨中,7月-12月完成5720万吨,高于上半年1月-6月的5000万吨。主要是由于中国限制澳大利亚煤炭进口,以及东北亚地区去年冬季比往年更加严寒的气候因素影响, 去年下半年亚洲区域市场包括中国的煤炭市场需求增长迅猛。海关数据显示,去年12月,俄罗斯出口中国的动力煤为420万吨,使得下半年出口中国的煤炭总量达1460万吨,比上年同期的1090万吨增长33.9%。


  中国煤炭经济研究会称,近些年来,俄罗斯煤炭出口“西风东渐”之趋势加快演进。过去长期时间,俄罗斯煤炭出口是“西重东轻”,随着西欧国家“去煤化”步伐加快,煤炭需求持续大幅下降,西欧市场长期低迷,煤炭价格跌成了地板价甚至一度跌破地板价。


  而反观东部亚洲市场,煤炭需求持续上升,不仅有需求长期比较稳定的日韩市场,还有印度、越南等南亚、东南亚国家快速增长的煤炭进口需求,再加上还有进口规模一直名列第一的中国市场,俄罗斯煤炭出口重心由西向东转移是发展的必然趋势。俄罗斯政府也曾表示,将继续大幅度增加煤炭产量和出口,加快煤炭铁路、港口等物流设施建设,加大煤炭出口向东部转移的步伐,积极拓展亚太区域煤炭市场。


  日经新闻称,2020年12月,俄罗斯埃尔加煤炭公司与中国福建国航远洋运输(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签署建立合资企业的协议,将炼焦煤出口到中国。相关项目达成后,自2023年起对华煤炭供应量有望达到3000万吨,从而使俄罗斯对华煤炭出口总量在2019年约3300万吨的基础上将近翻一番。


  人民日报曾报道称,俄罗斯总统普京此前提出,2025年将向亚洲的煤炭出口翻一番,达到2亿吨。俄罗斯铁路公司不久前宣布,计划将贝加尔—阿穆尔铁路干线和西伯利亚大铁路的现代化升级改造时间缩短1—2年,以保证向亚太地区国家出口煤炭。


  目前来看,澳大利亚进口煤限制措施依旧未见放松,中国用户从俄罗斯的煤炭进口将持续大幅增长;而俄罗斯煤炭储量大,占世界总储量的19%,且品质优良,俄煤企对中国及其他地区的煤炭出口兴趣也日渐增加。预计,2021年俄罗斯煤在中国进口市场中的占比或将进一步增加。


(秦皇岛煤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