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铁国恒

微信扫一扫

大宗商品供应链
2020年南非煤炭产量2.522亿吨 出口7339.6万吨
    2021-02-20 10:40:00

  南非是世界第七大煤炭生产国,也是全球第五大煤炭出口国。自2008年煤炭产量一举跃上2.5亿吨的台阶后,到今天的十几年来,南非煤炭产量一直基本稳定在新水平上。


  2020年,据南非矿业理事会(Minerals Council South Afric)最新发布的数据,南非全国煤炭总产量为2.522亿吨,尽管由于受新冠疫情影响产量有所减少,比2019年的2.589亿吨下降了2.4%,但仍然显示煤炭产量已持续13年稳定在2.5亿吨的水平之上。


  同期,南非煤炭出口也继续突破7000万吨大关。据南非海关South African Revenue Service (SARS)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 2020年,南非煤炭出口7339.6万吨,比上年减少241.3万吨,下降3.2%,呈现自在2017年创出煤炭出口历史新高后连续三年下降,但也仍然跨越7000万吨的关口,尤其是下半年煤炭出口基本保持增长态势,弥补了上半年由于疫情造成的出口亏空,使出口降幅由上半年的下降10.2%收窄为全年下降3.2%,降幅大为减小。而且在去年年末,还将自2014年之后一直中断了的向中国出口的煤炭,再次卖到了中国的南方市场。


  “西方不亮,东方亮”


  南非所产的煤炭大约30%用于出口,且煤炭出口收入可占煤炭销售总收入的一半。


  长期以来,南非煤炭一直主要向欧美国家的“大西洋盆地市场”出口,向亚太地区“太平洋盆地市场”出口少之又少,在2000年之前,向欧美国家出口的煤炭数量要占出口总量的80%以上,而出口南亚和东亚地区不足10%。


  但进入21世纪之后,南非煤炭出口的“西风东渐”之风比俄罗斯刮的更早、更猛,到2009年,南非出口欧洲市场的煤炭已降至47%,出口远东和中东地区的煤炭上升到了22%。


  2010年之后的十年来,煤炭出口亚洲市场快速上升,而同期出口到欧洲国家的煤炭数量急剧萎缩。最近,据南非理查兹湾煤港(Richards Bay Coal Terminal——RBCT)发布的数据显示,该港2020年煤炭出口发运量为7020万吨,较2019年的7220万吨下降2.77%。其中,出口到亚洲国家的煤炭数量已达91%,而出口欧洲地区的仅占出口总量的3%。


  “外资撤离,内资补”


  南非煤炭资源丰富,主要集中在南非的东北部。根据BP能源统计年鉴资料,截至2019年底,南非煤炭资源居于世界第12位,无烟煤和烟煤探明储量占世界总资源量的大约1%,按照目前生产能力还可以开采39年。南非煤炭资源主要是作为动力煤使用的烟煤,也有少量的无烟煤,炼焦煤资源比较缺乏。


  南非全国现有19个煤田,煤炭资源主要分布于姆普马兰加(Mpumalanga)省的海维尔德Highveld、威特班克Witbank和埃尔默洛Ermelo三个煤田,探明可采储量占全国总量的70%;其次是赋存在北部边境的林波波省(Limpopo)。


  目前南非在产的煤矿大约有90家左右(2017年92家)。煤炭产业是南非的重要产业,2020年煤炭直接就业人员为91459人,虽比上年下降3.9%,但仍是所有矿产业就业人数的1/5。


  煤炭产量中,65%为露天开采,另外35%左右为地下井工矿开采。开采规模较大的煤炭生产商主要为:英美资源Anglo American、爱索矿业Exxaro、萨索尔Sasol Mining、南32公司South32 和嘉能可集团Glencore等,2016年上述前5家集团产量占全国煤炭总产量的75.2%,另外的24.8%则由小型煤炭企业生产。


  南非作为非洲第一大经济国,也是世界金砖国家之一,曾支持着全非洲将近四分之一的GDP,一直排在非洲经济发展首位。然而,随着近些年来社会经济持续处于低谷期,经济发展徘徊不前甚至出现倒退,长期的经济衰退直接导致了失业率上升、通货膨胀加剧、基础设施建设后退等负面影响,现在非洲领头羊的身份已然被尼日利亚所取代。


  因此,南非经济迫切需要转型。上世纪九十年代,南非废除了长期实行的种族隔离政策,1994年举行了首次不分种族的民主选举,曼德拉出任首任黑人总统。此后,南非非国大党连续赢得大选,非国大主导的政府坚持奉行种族和解政策,全面推行社会变革,努力提高黑人政治、经济和社会地位。同时也要求加大力度落实黑人经济赋权法案,南非政府认为只有更多的黑人有效参与到经营实体的日常运营和商业决策中,南非的经济转型进程才能取得长足的进步。


  2017年,南非政府修订了“采矿宪章”,规定矿业公司的黑人所有权门槛从26%提高到30%,宪章还规定,矿业公司必须支付1%的营业额给黑人合作伙伴。


  近年来,英美资源、南32公司已相继宣布退出南非煤炭市场,正在或已经将动力煤资产出售。嘉能可也考虑关闭其在南非的煤矿,意欲退出南非煤炭市场。


  随着煤炭外资的撤离,将逐渐由本土黑人企业投资所替代。目前英美资源以及南32公司计划出售的动力煤矿资产,已大多由南非本土私营矿企Seriti公司表示接受,一旦资产买卖最终成交,那么Seriti公司将与南非爱索矿业公司(Exxaro)一道共同为南非国家电力公司(Eskom)供应煤炭,承担80%的电煤供应任务。


  百年产业,步履蹒跚但仍然坚定前行


  煤炭产业是南非古老的传统产业,最早的煤炭开采可以上溯到一百多年前的1886年,在当时的黄金开采热潮中,主要是为邻近的黄金矿提供服务。南非煤炭产业真正快速发展还是在二次世界大战及之后时期,随着南非工业化的蓬勃推进,燃煤电厂、煤化工工业迅速发展,煤炭需求呈指数式的快速增长。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石油危机时期,又再次投资建设了不少煤矿项目。可以说,是煤炭产业奠定了南非工业发展的基础,也还将是未来发展的重要基本条件。


  南非所产煤炭除30%用于出口外,另外70%主要用于南非国内发电和煤化工等。国内煤炭消费中,燃煤发电大约消耗50%,一家独大的南非国家电力公司(Eskom)年发电量占全国的90%以上,2018年电煤消费1.17亿吨;煤化工用煤大约占30%,萨索尔(Sasol)公司每年消费4000多万吨用于煤制合成燃料;剩余20%用于钢铁、建材等工业和民用。


  煤炭是南非最主要的能源品种,目前仍占一次能源的近70%。2018年南非电力装机中燃煤机组容量占83%,燃煤发电量占全国总发电总量的92%。


  南非煤炭运输主要依赖铁路和港口。约翰内斯堡-埃尔默洛一带的运煤铁路分布密集,该地区为南非的主要煤矿分布区,也是燃煤电厂的主要分布区,铁路的主要任务是将煤炭运送至周边的电厂。约翰内斯堡-理查德湾的铁路运输系统为南非的主要煤炭出口外运通道,每年有超过7000万吨的煤炭通过理查德湾港出口,理查德湾港是南非最主要的煤炭出口港,其次为德班港。北部煤田的煤炭也可借助莫桑比克的马普托港出海。


  2019年,南非颁布了《综合资源计划》(IRP2019),计划到2030年,将可再生能源在电力结构中的占比提高至40%左右,煤电占比由2019年的72%下降至43%。计划还显示,到2030年,煤电量仍将占南非发电总量的60%,水电量占8%,光伏发电量占6%,风力发电量占18%,天然气和柴油发电量占1%。


  南非现任总统西里尔•拉马福萨(Cyril Ramaphosa)新任命的矿业及能源部部长曼塔什(Gwede Mantashe)指出,南非将充分利用可再生能源,支持多样化能源结构,帮助减轻对煤炭的依赖,并表示未来十年内,南非还将依赖于燃煤发电和可再生能源同时发力。


  另外,南非还计划采取措施扩建提高铁路运输能力,并通过扩大理查兹湾煤码头的吞吐量,使未来几年煤炭出口能力提高10%,达到1.1亿吨,从而带动该国的煤炭出口。


  近年来,尽管受着背负巨额债务的南非国家电力公司(Eskom)的拖累,以及全球气候变化问题带来的巨大压力等影响,南非煤炭产业发展步履维艰,但仍然步伐坚定地不断向前迈进。


(秦皇岛煤炭网)